猫灵。

猫灵。

satanick x ivlis。

ivlis伊师师花魁设定,

satanick猫咪设定。

ooc有,慎。


文/tako


京都东侧乃是有名的花街,日夜喧哗,人流不息,杯光辗转,似不夜之城,终如白昼。

花街有太夫名曰伊师师者,双眸灿金,色如炎阳,美艳不可方物,引大名们一掷千金,只愿与其共度良宵片刻,传言若有幸得其一顾,便神魂颠倒如醉云霄。

又说伊师师有一爱猫,名曰撒旦,黑发紫眸,通人性,知人心,起先只是买来当作暖脚的什物,后来便成了半个知音,每每有忧难解,伊师师总与黑猫相告,黑猫也知主不易,蜷其膝上,舐指以慰,当有客来访,便跃于阁楼躲藏,安分守己。然客人却嫌黑猫晦气,尤其紫眸,冥冥间有阴气蕴于其中,盯得人脊柱发麻,犹有厉鬼立于身后,客人告老鸨,老鸨寻得伊师师,要其弃猫门外,令其永不能进门,伊师师迫于老鸨施压,只得放生黑猫,然黑猫生性聪慧,极认主,熟知城中之路,放数次,回数次,更甚者扑入屋中,抓伤客人之面,老鸨勃然大怒,暴跳如雷,命师师弃猫于城外,若再出现,便要师师好看,伊师师无奈,只得托一位熟人,行去别城途中,丢弃黑猫于路边,至此之后,伊师师再未见其猫。

数年之后,伊师师接得一客,说是远道而来的富商,带了许多奇珍异宝,伊师师见得此人,惊觉黑发紫眸,笑意昂然,举止谈吐间,熟悉之感匿于其中,且熟知伊师师细小习惯,深得师师欢心,两人坐于帐中,伊师师踌躇片刻,问其是否到过此地,那人半阖双眸,唤他一句真名,伊师师愣在原地,原是黑猫成了人,回来找他了,伊师师问他近年可好,黑猫笑道:大约尸首俱已腐烂,归于尘土好些年了罢。

原来黑猫被弃之后,碌碌无为,只思其主,无奈不知回去之路,只得像那无头苍蝇般闷头走着,终饿死在路边梧桐之下,凤栖梧桐,黑猫沾得些仙气,又因执念过烈,死后便成了妖怪,再寻回城之路,惊觉只需再有半日之途,便能看见京都之城楼了。数年之间努力修得人形,带些所谓的奇珍异宝来,重寻其主。

伊师师听罢,内疚之心充斥胸膛,撒旦笑曰:已是过去之事,师师无需后悔。黑猫道他知近年师师生活之不易,一为他此前无知抓了客人脸,二为老鸨禁师师再养猫,他便少了朋友作伴,撒旦将其压于床上,耳语厮磨间笑容依旧,伊师师眼前糊成一片,不知是泪水氤氲还是困于梦中,倏忽间便觉轻松释然,两眼一闭沉溺其中,再无其他。

翌日清早,老鸨前来查房,只见伊师师伏于床上,长发散于床面,钗钿委地,衣衫凌乱,已是没了气息,面上却笑得释然,神情安详,老鸨上前本想细细查看,伊师师垂于床边的手倏地一松,掉下来一团绣球,滚落至地面,其上银铃作响,清脆悦耳,掷地有声。定睛一看,原是当年伊师师养的猫爱玩之物。

此时有朔风涌入房屋,吹起桌案上的白纸,如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纸片纷乱间,老鸨见伊师师抱着一只黑猫,从大开的窗户边一跃而下,老鸨慌张,冲至窗边,探身外看,再无人与猫了。




感谢荆长歌太太的修改帮助!

评论(6)
热度(58)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