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开始之前。[2]

故事开始之前。[2]

人类正太paro的番外。

含有satanick x ivlis以及fumus x satanick。

ooc有请注意,涉及到成为人之前的si。

食用愉快。


文/tako


「滚回去,好好当你的魔王,别给我惹事生非。」

fumus把烟随手扔在了地上,接着用脚碾灭。

面前的satanick依旧笑着,他语气轻快,眸子一如既往的半弯着。

「那可不行,本大爷都请好假了,事情也都安排好了,任职了那么久的魔王,给本大爷也放个假如何?」

satanick挑挑眉,垂在身边的手却紧紧的捏成拳,身体每一处都绷紧起来。

于是下一秒,面前迎来了一阵呼啸的风。

satanick下意识的后退数步,并且向后仰倒,脸上却仍然被划出几道血痕,头发也被斩去一小撮。

fumus站在原地,表情阴沉的看着他的弟弟,他说。

「所以,你就来送死了?」

最后一个音节刚刚跌落到地上,小腿的骨头像被碾碎了似的传来一阵疼痛,fumus把他撂倒在地,皮鞋一脚踩上了他的背,力道大的像是铁球的重击,身下甚至陷入了一个圆形的坑,satanick吐了口血,肋骨折断了半数,插进肺里,血管爆裂开来。内出血了。魔王迷迷糊糊的想着,但仍旧侧过头,维持着笑容。

「不同意吗?哥——」

哐。

fumus没有等他说完,照着他的门面就接了一记踢击,satanick的身体像是玩偶一样被狠狠的扔进了旁边的墙里,额头上和口鼻中的血流出来,慢慢的成了紫色。

「现在的你没资格这样称呼我,给我老老实实的闭上嘴,滚回你的魔界。」


fumus还记得他第一次见着satanick的样子,那个新生的魔王小小的,紫色的眸子里像是混杂了能够反光的碎片,比他要亮的紫色却极富有吸引力,就如同他后院里开着的紫色玫瑰花的花瓣一样柔嫩明艳。小男孩诞生之初就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手指收拢抓住了fumus的衣服。

「你是这个世界的神明吗。」

他还记得小家伙这样问他。

他的确是个神渣,从不否认的是他的确把satanick看作是他的玩具之一,毕竟看着他的弟弟深陷可笑「爱情」后痛苦不堪的脸这件事让他非常的身心愉快,就算是小时候,他也只是把对方看成是打发时间用的玩偶……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他喜欢把一切玩弄于股掌之间,毕竟他可是这个世界的神明,有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呢?别人惧怕他崇敬他,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神坐在他的座位上,沉吟起来。

这时候小小的魔王就爬到他的身上了,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捧着他的脸,与他相似的紫色眸子透着阳光,晶莹的像是早晨落在后庭院紫玫瑰上的露珠,小家伙对着他笑,笑容里藏着玫瑰花的花苞。于是神呆住了,他跌进紫色的漩涡里,落入了宇宙的星云里,直到satanick拍着他的脸喊他哥哥,哥哥的时候,fumus才猛然反应过来,他把手搭在小家伙的脑袋上,随意的揉着他柔软的黑色卷发,视线撇去一边。

刚刚过去的那一秒钟,他似乎心动了。


他叼着烟,一如既往的,坐在他该坐的位置上,无心去听什么天使的汇报工作,fumus的思绪飘了出去,他知道satanick就在旁边的小房间里,读着书玩着玩具,等着他回来带的点心,fumus皱起眉,忽然醒悟到他似乎一直在被那魔王牵着鼻子走,可是他是谁?他可是fumus,这个世界的神,他喜欢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中的感觉,或者说是那种统筹一切的掌控感,而应该被玩弄的不是他,那个魔王才是。奇怪的心理在他的心中膨胀,satanick对于他来说到底是玩具还是弟弟,他也懒于去思考了,况且当好哥哥的游戏他也厌倦了。小孩子太麻烦了。fumus想。

于是他突然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走出了工作间,甩下那帮天使,出门,到了satanick的房间,他伸手,紧紧的抓住了年幼魔王的角,把他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的,就能听见魔王的惨叫声了。


再然后,冷静下来的神目送着魔王,目送着他去他该去的地方,等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satanick已经不再称呼fumus为哥哥了。

轻微的酸涩感扩散在胸口,神蹙着眉,想着以后可能要少抽几根烟了。


fumus坐在satanick的背上,两人身上都伤痕累累,fumus上衣的扣子不见了,里面白衬衫也破破烂烂的,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袖口更是被削去了一节的布料,但是身下的satanick的情况明显更加严重,腹部被划开一个大口,皮肉往外翻着,正流着大滩的紫色血液,双臂都被fumus拗到完全脱臼,膝盖也被完全的破坏了,因为气管损伤而显得喘息的声音像是破烂的鼓风机。

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沉默了将近三十分钟,satanick咳出一口血痰,笑了。

他说fumus你果然还是那么的混蛋。

fumus顺手在satanick的肩上碾灭了烟头。

「还有力气说话的话,要不要我再补一刀?」

得了吧。satanick说,半眯着的眼睛亮亮的,就像是从管风琴里投来的光。本大爷只是去修个假。

fumus抽着烟,没有回答,灰紫色的眸子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

小时候的你乖多了。神说。只是因为那个炎魔王,就敢如此的反抗我了?

你不懂。魔王笑着说。

神的话语顿了顿,开口:「滚去度你的假。」

fumus站起来,睨了趴着的satanick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哥哥!」

小家伙扑过来,一头埋进fumus的怀里,头发毛茸茸的蹭着他的手。

fumus的手指埋在他的卷发里,手心传来温热的体温,唇边不经意的扬起一个笑来。

小小的,可以坐在他腿上的satanick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fumus都快记不清那时候satanick的笑容,小孩子温热柔软的皮肤隔着一层衣服贴在他的胸口,他把小男孩搂在怀里,摸来一本书翻开,说着上面应该算是俗套的故事,satanick的腿在半空中晃来晃去,不安分的像是幼年的猫。

果然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过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混进人类记忆中简直轻而易举,于是他又成了satanick的哥哥,到底是出于兴趣想过来再见证他的失败,还是只想看看他的这个魔王弟弟,变成人类会有什么不一样?这两种事情混杂在脑海里,他本就是一个纠结的神。

但是当他看见satanick许久不见的笑容,感觉到熟悉的体温从手心涌入脑海,他放下了那些没所谓的思考,正如他在来人间前扔掉的烟一样。

稍微的,再让他享受一下当哥哥的乐趣吧。


于是他坚如磐石的心,裂开了一小条罅隙,从那里面,开出了紫色的玫瑰来。







ps.花魁iv好漂亮(。

评论(24)
热度(49)
  1. 草莓紅豆羊羹Rum。 转载了此文字
    我會喜歡這個系列很大的原因 故事並不僅僅述說到主角兩人,而是連同了他們身邊的人們的感情一起包裹了進去...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