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与午后。

牛奶与午后。

satanick x ivlis

人类正太paro。ooc有,慎。

青梅竹马设定请注意。


文/tako


温润的牛奶被加热的有些发烫,表面薄薄的形成了一层奶皮,金黄的蜂蜜搅入其中,带去花与甜的香气,捧在手里的时候热度沁入其中,在天气逐渐转凉的金秋的早晨,喝一杯美妙的,热热的牛奶,加上香甜的苹果派,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多么的美妙?

风裹挟着凉爽的空气掠过小镇,扯去那些树木绿色的着装,落了满地的金黄,第二季的紫玫瑰开了又谢,紫色的花瓣裹挟在金色的落叶里最后腐败成泥。ivlis小口轻啜着牛奶,暖呼呼的充斥着口腔,他满足的眯起眸子,像是餍足的猫,satanick坐在他身边,手里也捧着一杯牛奶,心不在焉的喝着手里的东西,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向旁边斜,ivlis的笑容百看不腻,干脆将杯子搁下,satanick伸出手,仔细的用拇指指腹擦干净ivlis嘴角残留的奶液,忍不住又笑起来:

「卟哩酱喝了一圈白胡子喔。」

satanick凑过去,在他的嘴角印了一个浅浅的吻。


satanick凑过来的时候鼻腔里充斥满了暖暖的玫瑰香,还和着一点点的发酵的酱香,ivlis皱皱鼻尖,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脖颈,干脆把脸埋进他柔软的黑色卷发里,小少爷愣了愣,别扭的回搂住他,任由对方折腾自己的发型。

satanick不喜欢喝牛奶,然而envi每次都给他们一人一杯,并且要求他们喝完,于是satanick总是偷偷的把杯子推给ivlis,而每次ivlis都喝到打嗝。直到ivlis有天拒绝了他的请求,satanick才愁眉苦脸的喝下了他人生中第一杯整的牛奶,ivlis看着他喝,忍不住的笑,随后把自己带来的蜂蜜分给了satanick,甜味和花香才让satanick勉强接受下牛奶,ivlis也不用喝到打嗝了,毕竟牛奶从胃里反上来的味道不是那么的令人愉快。

不过satanick很喜欢吃envi做的那些牛奶甜品,不管怎样的牛奶,只要是envi做出来的,satanick都会很高兴的吃下去,而且还会带一大堆给ivlis。

satanick总是会很骄傲的和他说,envi是最懂得他口味的人了。


ivlis曾问过envi一些关于satanick的事情,后者侧过头,思考了片刻,才和他娓娓道来。

envi说夫人和老爷很少回来,他们曾经住在城市中间,是个非常嘈杂的地方,吃饭的时候一般只有少爷和小少爷,后来少爷也差不多成年了,只有小少爷一个人吃饭了。后来他们从那边搬到这里,小少爷也不肯和别的人玩。「大概您才是他真正的知音吧?」envi说着,递给他一碗双皮奶。

「知音?」ivlis眨眨眼,疑惑的看着他。

「小少爷和您就像牛奶和蜂蜜,小少爷不喜欢喝牛奶就像他不喜欢和别的小孩玩,但是加了蜂蜜的牛奶他却可以喝下去,这就是您的伟大之处了。」ivlis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ivlis拿起盘子要去找satanick的时候envi叫住了他,他回过头,看见了envi少见的笑容:

「这一次就拜托您照顾小少爷了。」

ivlis不懂为什么他会说这一次,但他还是点点头,回以一个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最舒服的是秋日的午后了,两个小家伙挤在玩具房里,窗户微微开了一小条缝,风撩开白色的丝帐吹进房间里来,刚烤好的面包散发着一股热热的葱香味,抹着黄油,脆度适中,咬下去的时候烘培的面包香从颗粒间迸发出来刺激着所有的感官,于是满足感充盈了全身,配上角落里年代十足的留声机所放出的纯音乐舒缓且悠长,阳光拖着尾巴慢慢的在地板上爬着,似乎秋日的凉爽无法打动这个懒洋洋的家伙一分一毫,ivlis穿着棉柔质的卫衣,窝在satanick最喜欢的兔毛毯子上,光着双脚,啪嗒啪嗒的敲着地面,端着游戏机口里叼着小少爷给他的波板糖,而satanick仰躺在小沙发上,身体挂在沙发靠背上,整个人倒挂着,漂亮的小腹露在外面,难得只穿了小短裤,两手抓着另外一个游戏机举在眼前。

「哔哔哔——!」

「终于过关啦!!」

咚——!

伴随着satanick兴奋的喊叫声所传来的一声清晰的闷响,他的身体向上翻折,头朝下的卡在了沙发以及地板之间。

「疼!疼疼疼……」

他趴在地板上捂着撞到的后脑,ivlis见状立刻扔开游戏机,快步跑去satanick身边。

「satanick!你怎么样?还好吗?疼不疼。」

ivlis一口气抛出了三个问题,把手垫在satanick脑袋下面,小心翼翼的揉了揉。

satanick的身体扭着,腰部绷直到极限,每一个肌肉细胞连带着骨头都发出哀鸣,他大口的喘着气,拉住了ivlis的衣袖,后者愣了一下紧接着赶忙把他推平,稍微感到一些舒坦的satanick叹口气,伸展开四肢弓起了身体,ivlis蹲在他思忖了几秒,还是跑出门把envi拉了过来。

「少爷受伤了?」envi紧紧的蹙着眉,蹲下来摸了摸他拉伤的地方,伸手将他扶起来,减轻些原本拉伸到极致的肌肉纤维的负担,ivlis上前支住他,让他的脑袋躺在自己蓬蓬的卫衣里。

闻到熟悉的暖香satanick伸出手,抱住了ivlis的腰,露出的紫色眸子眨了眨,满满的都是狡黠。


两人在玩具房里继续打发时间,不过介于这次经历envi就严禁satanick再像之前仰躺在沙发上了,小少爷的腰上贴了膏药,难受的他一个劲的想扭,ivlis得看着他,每次当对方打算去撕那些讨厌的黑色玩意儿的时候,ivlis总会学着他母亲训斥他的时候那样,拍三下satanick的脑袋说一声:

「satanick不乖。」

小少爷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抱怨他像极了那些古板的大人似的,但还是乖乖的把手缩了回来。

后来邻居家的猫咪——ivlis和satanick称呼他为星夜先生——跳进了院子,ivlis把拉门打开,让星夜先生进来做客,星夜先生是一只正统的黑色猫咪,但是脊背上却落了星星点点的白痕,像是有孩子在他身上打翻了亮片,总之就像是小镇天黑时的样子,群星的光淹没了月亮,却漂亮神秘的像是以太的光,星夜先生的眼睛是最神奇的,在阳光下晕着一层浅浅的紫色,就像是satanick的眼睛一样,ivlis说他和satanick很像,但是后者的眼睛要更加的漂亮——比起星空来说,更像是宇宙里的星云,可以变化出多于四十三种颜色,这种超高的评价让小少爷开心了足足有五天之久,但私下里他们会把envi做的甜点给星夜先生留些,当然,如果他来做客的话。

ivlis抱着猫咪,satanick看着他们俩,一本正经的说以后他也要养一只和ivlis很像的猫咪,那只猫必须有和ivlis一样的眼睛,听者笑个不停,笑着说怎么可能有猫咪和他的眼睛颜色一样,小少爷倔起来,说让他等着,自己一定会找到的。


不过后来他还真的找到了他所说的那只猫咪,长的和ivlis很像,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评论(5)
热度(53)
  1. 草莓紅豆羊羹Rum。 转载了此文字
    RRRRRRRRRRRRRRR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