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开始之前。[1]

故事开始之前。

satanivlis的正太paro番外。

envi视角,主satanick x ivlis、轻微envi→satanick。

ooc有请注意。

食用愉快。


文/tako


「envi。」

他可敬的魔王大人沉默了许久,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前一晚,envi在城堡门口捡到了烂醉如泥的魔王。

从不沾酒的魔王这次喝了很多,多到满身几乎都是酒精的味道,被他扛起来的时候还发了一会酒疯,satanick挥舞着手,大声的说些什么听不懂的话,又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蠕动着嘴唇梦呓般的低语着那个人的名字。

envi知道他的魔王在说什么,他边听着satanick酒后毫无逻辑的话语,安静的帮魔王擦了身体,换过了干净的衣服,把他扶到了床上,仔细的掖紧了被角。

他注视着魔王有些憔悴的脸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

从那位炎魔王死后已经过了大约一百年的时间了,envi不知道炎魔王是怎么死的,但他知道魔王大人肯定多多少少的了解什么,并且一定与魔王大人有关,因为从那天开始satanick就开始酗酒了,只要是有空就会去酒吧,有时直接睡在酒吧里,前纸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在魔界人人都知道satanick与隔壁家的炎魔王的关系。


第二天的宿醉折磨得satanick吐了一个早上,envi站在他身边不厌其烦的帮他清理污渍,这场景似曾相识过,只不过那时候魔王吐的是紫色的血,而且这件事已经很久很久以前了,envi不愿意提起那个炎魔王,在他看来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才害得satanick如此狼狈,甚至有时还失了他应有的魔王风度,况且satanick也不想再提那些事情了,于是envi闭上嘴,帮他的魔王大人擦干净唇边的液体。

唯一让他高兴的是satanick后来也不怎么离开他的城堡了,也会按时的处理一些必要的公务,只不过他和那个炎魔王的孩子——似乎是叫licorice——经常来这里,并且每次都怒气冲冲。

envi每次都会拦下他,让他不要去打扰魔王大人,他对那个小孩的印象并不好,甚至说有些厌恶,他还记得在satanick病的不轻的时候,licorice曾经拿着光剑想要结束他的生命。envi暴怒起来,只不过是魔王大人的子嗣,居然如此嚣张?在他眼里,不管是谁,若是想伤害satanick,他都会将其碾碎,但是他被他的主人、他的魔王阻止了。

「住手……envi……」satanick说,语气里透着疲惫。

末了,他又吐口血出来。

envi立刻收起了刀。


这次licorice又来了,在satanick宿醉的时候。

envi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被献祭给魔王的羊羔身体里也住着恶魔,于是他撤去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撕开了绵羊的外表,露出了恶魔的爪牙。他几乎是碾压着痛击了licorice,卸去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并且将弯曲的刀刃送入其胸腔,踩着licorice的血,踏了一路,回到了城堡里。

令他意外的是,当他换完衣服的时候,satanick已经坐在了餐厅主位上,面上毫无之前宿醉的狼狈模样,西装革履,手指把玩着原本插在花瓶里的紫色玫瑰花。envi恭敬的站在satanick身后,就如他曾做了无数次的那样,帮魔王斟上了红酒。

随后的一个小时内,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像是沉入了深海。

后来,envi听见satanick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envi。」

他可敬的魔王大人沉默了许久,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是。」

他应道,微微垂着头。

「本大爷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度个假。」

「本大爷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他了。」

「ivlis……」

satanick说,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他诉说着。

「本大爷要去当一回人类,当那次旅途结束的时候,本大爷就会回来了。」

「不会太久,只不过一百年都不到。」

envi点头答应着。


于是satanick就走了,去当一次人类,去圆满他之前没有圆满的事情。

可是envi不放心,虽然他对satanick唯命是从,但是他还是偷偷的把这任务交给了别人,去看了他的主人。

envi找到satanick的时候正好是对方成为人类时出生的那一刻,对方不再是魔王而是一个弱小的、年幼的、短命的人类罢了,记忆也相应的被清空,一切从头开始了。

他拿着伞静静的站在手术室里,所有人都略过他,紧张且凝重的空气里寂静无声,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有人注意到那个有着恶魔角穿着管家服的奇怪家伙正站在他们中间,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人类看不见神明和恶魔,只有当他们想被看见的时候才会显出身形。手术的最后envi看见一个皱巴巴的人类婴孩从母亲的子宫里被小心翼翼的捧出来,全身脏兮兮的血污让他忍不住想要帮其清洗,那个小婴儿反常的没有哭,而是笑着半睁着眼,小手在空气里胡乱的抓着,envi看见他紫水晶似的眼眸如同透光的琉璃瓦一样夺目,「啊——啊——」的发出呓语。

原本应该看不见他、也不记得他的魔王大人对着他站着的方向咯咯的笑着,清脆的如同银铃跌地,虽然在其他人的眼中什么都没有,envi轻轻的低下头,对他可敬的主人、仰慕的魔王大人鞠了一躬,露出了一个少见的笑容来。


他站在庭院门口,将头发仔细的拢起来,掩去了恶魔角和耳朵,幻化成人类的模样。

走进府邸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个孩子,小家伙眨眨眼,对着他笑,于是他也报以微笑,向对方道了个早安。

「您好,少爷,我是新来的管家,envi。」

然后他在那人的口中,再一次听见了他的名字。

「早安,envi。」






然后他看见了fumus(不是



评论(4)
热度(93)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