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与夏季。

溪流与夏季。

satanick x ivlis

人类正太paro,ooc有,慎。

青梅竹马设定请注意。


文/tako


主干道旁边的小溪在夏季的时候成了孩子们特别的游乐场,住在小镇上的孩子们一到夏季就会换上短裤脱了衣服或者穿着泳衣泡在小溪里,钓鱼,捉鱼或摸一些虾或者螃蟹,溪水又清又亮,撞在岩石上发出很好听的声响。

satanick不喜欢夏天过于炽热的阳光,他的皮肤白的有些吓人,被那种烈日晒过后会起一层红色,严重的时候还会脱皮,痒得要命却没法去挠,因为envi会时时刻刻的盯着他。

所以当ivlis来找他去玩的时候,satanick才一脸不情愿的从空调间里探出头,一边往自己身上大把的抹上防晒霜,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起来,但还是穿上鞋子拎着包一溜烟的跟着ivlis跑了出去。

ivlis带着他沿着主干道走着,夏天真是个复杂的季节,耳边的蝉鸣聒噪且单调,但是空调间和大罐的冰沙以及冰激凌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这个过于酷热的时段,satanick悄悄的从帽檐下看着前面ivlis的小腿,思绪飘忽,直到他突然撞上了ivlis。

「休息一下吧satanick,你流了好多汗。」

ivlis说,伸出手帮他擦了擦脸颊上的汗珠。

两人躲在树的阴影里,过于炙热的阳光烫卷了末端的树叶,使得这棵植物看起来有些颓唐,satanick抬起头,注视着树杈间斜刺入的阳光,树冠随着微风慢慢的晃着。

「卟哩酱,你想去小溪那边做什么啊。」

「摸点鱼虾和冰西瓜!」

ivlis把背包转到胸前,拉开,露出了一小半的西瓜来。

「那,走吧,还有一点点就到了。」

satanick说,自然而然的抓住了ivlis的手,两个孩子并排走着,很快就听见了小溪的歌声了。

他们走下斜坡,站在河岸边,两人对视了一眼,脱掉鞋,用岸边的石头搭了一个小围墙,ivlis把西瓜放进去,两人就坐在西瓜旁边,藏在桥下的阴影里。

陆陆续续有其他家的孩子过来了,ivlis站起来跟着他们去捉那些水生生物,satanick帮他看着西瓜,视线黏在对方身上,半晌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就像不小心掉在衣服上的麦芽糖那么惹人厌,但是当他盯着ivlis的笑容,他就移不开目光了,那么好看,就和阳光一样,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亮亮的,虽然是暖橙色,但像是杂糅了其他温暖柔和的颜色进去。satanick并不是很合群的人,准确的来说他似乎除了与ivlis就没再有其他的玩伴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哥哥——fumus太过有名,很多孩子的父母并不让他们自己的孩子与satanick玩,另一方面是satanick本身也不屑于与这些人玩,他更愿意用那些时间去打理他的玫瑰花。

他从水里站了起来,感觉有些冷,挪到阳光下稍微晒了一会,等身子暖和起来。


ivlis和那些孩子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这位爱笑又好看的玩伴,但当他偶然间回过头的时候,他看见satanick在阴影里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被他发觉后又慌乱的挪开了。ivlis询问其他孩子们,每个人都在摇头,他们说不要去找他玩,因为他不是个好孩子。可是ivlis拎着装满鱼虾的小兜网,一蹦一跳的到satanick那边去了,于是有孩子叹息起来,他们互相惋惜着。

天使被恶魔吸引着,堕落进地狱了,然而他义无反顾,未曾后悔过。


ivlis把西瓜滚上岸,卡在两块石头之间,接着随手拣起一块干净的石头,他让satanick扶住西瓜的两头,朝着西瓜中间用力的敲了一下,熟透的西瓜顺势开裂,露出红色的瓢肉来。两个人坐在小溪边,吃着西瓜,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两人都沉默着,过了一会,两个人又同时开口了。

「你……」

「我……」

ivlis和satanick大眼瞪小眼了一会,两人都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先说吧。」satanick说,他眨眨眼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咳,那个……对不起。」ivlis低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晃来晃去。

「道什么歉啊。」satanick觉得好笑,凑过去刮他的鼻尖。

「因为只有我玩的很开心…让你自己一个人待着。」

「卟哩酱很受欢迎啊,没有什么不好的。」satanick倒是没有在意什么的,摆摆手后站起来。

「回去吧卟哩酱,本少爷感觉有点痒了。」


第二天ivlis来的时候,satanick正窝在一团兔子玩偶里,只有黑色的头发露出来了一些。

「satanick……?」

ivlis坐在那堆玩偶旁边,伸手摸了摸satanick的头发。

后者嗯了一声,把脸转了过来,虽然那张苍白的脸都快融进白色的玩偶绒毛里了,但他还是从玩偶里钻出来,手臂和腿上都上起了一层红色的疹子,还往外翻着一层皮,看起来像是正在蜕皮期的蛇,satanick眨了眨他漂亮的紫色眼眸,坐在了ivlis身边。

「对不起……」ivlis又给他道了一次歉,「那天不应该玩那么久的。」他盯着对方胳膊上被晒伤的地方,内疚的游移着目光。

「没事没事,卟哩酱没有被晒伤就好啦,不然的话就不好看啦。」satanick的眉毛高高的扬着,笑着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因为突然的冲击ivlis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倒,最后两人一起摔在了毛绒玩具堆里。

satanick把手伸到ivlis的胳肢窝下,不停的抓挠着,当事人难受的扭动身体一边止不住的咯咯笑起来,乱蹬着腿想把作俑者掀翻下去,一边却抱着satanick的脖颈对着对方龇牙咧嘴,像是被惹毛的小猫,火苗似的发尖散落在白色的玩偶上,耀眼的像是雪天里的阳光。envi进来的时候玩具滚了满地都是,两个小孩窝在玩偶堆里,如同互相取暖的知更鸟,监护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又露出笑容来,他把satanick拍醒,示意对方到了换药的时间,被打断与心爱之人一同午睡时间的小少爷板着脸,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但还是把背带裤解下来,拉开里面的衬衫让envi给他抹药。

明显感觉到身边温度变化的ivlis不满的睁开眼,看见satanick正坐在envi腿上,上身仅仅挂着一件白衬衫,摇摇欲坠的勾在臂弯上,上身嫩白的肌肤露出大片来。ivlis愣了三秒,突然站了起来。

「satanick……你、你们……」

ivlis结结巴巴,一分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突然理解了ivlis的意思satanick的脸倏地涨红了,连连摆手着向他解释。

「不、不,只是在换药而已!!卟哩酱不要乱想啊?!」


折腾了挺长时间后的终于能睡个安稳觉的两个人又挤在了一起,窗外的蝉鸣因为下午愈发强烈的阳光也愈发的聒噪起来,夏天的气息从窗户缝隙里钻进来了,和空调房间里特有的冷气味道纠缠在一块,satanick把ivlis搂在怀里,两人裹着兔毛毯子,窝成了一个鼓包。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空调送风的声音了。

评论
热度(42)
  1. 草莓紅豆羊羹Rum。 转载了此文字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