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

深渊。
DE中心。

文/tako

DiabolicEsper将眼前的敌人撕裂成数不清的肉块,忽而炸裂开的血液泼洒在他的身上很快蒸发的无影无踪,他冷漠的踩在这些肉块上,空气中飘满了恶臭的血腥味,但他的眸子缓慢的上移目光落在了对面唯一一个还活着的、站立的魔族身上。

真可悲。

那位魔族看了看地上无法分辨出的渣滓,又看了一眼DiabolicEsper,这样感叹着。

其实很痛吧?身体、血液、巩膜里充斥着的毒素,你这破破烂烂的身体,能活到今天还真是奇迹。

那魔族说着话,不知道是嘲弄还是怜悯,又或者是讥讽,而DiabolicEsper只是用他毫无温度的眼睛注视着那位已到强弩之末的魔族。

疼,怎么不疼?
毒素流在血液里,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他的身体,当手握紧成拳的时候,青筋凸起,几乎拉扯地要爆裂出来,然后喷溅出早已腐化成黑紫的血,心脏挤压的时候会带出胸口的一系列抽搐,他几乎要摇晃着倒下但又固执的站住。
可是疼又怎样呢,他只有这个。

他所有的东西只有用他仅存的那些生命换回来的、看似的强大罢了。
DiabolicEsper从一开始就没有所谓的名誉,强盗、疯子、怪物,充斥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可他明明不想要这样的,这力量当初只是为了实现他一个小小的愿望罢了。
后来愿望破灭了,他还有什么呢,紧紧攥着他手上的这根稻草,却像是卖火柴的女孩子手里的火柴而已,划掉、点亮后就没有了,他每天数着自己用掉了多少的火柴,数着自己还剩多少,就这样慢慢的度日。

DiabolicEsper知道自己是要早死的,毕竟现在使用能力的时候胸口已经疼的不行了,巩膜因为长期被毒素覆盖也渐渐的影响到了他的视力,只是他不说罢了。
在外人看来是怪物的他也仅能够用这点东西维持着他摇摇欲坠的名声了,靠着力量和杀戮换来的名声,只要他显示出一点点的虚弱,就有可能被别人嘲弄,而他的自尊不允许如此。
当初选择走上这条路的是他,抱怨不得,而他清楚的知道,在他生命熄灭之时,必会有人载歌载舞的庆祝他的离去。
毕竟少了一个威胁,怎么不值得欢呼呢。

真疼啊。
全身的骨头都在嘎吱咯吱的作响,肌肉僵硬并且酸痛,他几乎无法往前迈步,但他还是摆出一副冷漠的模样来,举起手,将面前讥讽他的魔族撕成碎片。

DiabolicEsper看见当初的他站在悬崖边上,在前进和过去之间选择着,随后他向后仰倒,跌入名为过去的深渊里,就像他很久以前为了未来而跳下悬崖寻得生机一样。






我还写过这个啊(。)

评论
热度(22)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