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与星空。

童话与星空。
satanick x ivlis
人类正太paro,ooc有,慎。
satanickivlis青梅竹马设定请注意!!
satanick情商超高,情商超高。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甜点与亲吻,玫瑰与蜂蜜的后续。

文/tako


「…他从荆棘丛中爬出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缓慢的蠕动着,像是丑陋的蛆虫,可是他又张开手,做出了想要拥抱森林的动作,即便如今他如此的丑陋难堪,然森林-他的母亲,还是将其搂入了怀中…于是他安心下来,露出了满足的神情,闭上眼,化作了齑粉,被风卷了去了。」

satanick合上书,把它放在一边,袖子被扯动,他低下头,看见ivlis的眼睛被橘黄色小夜灯映得亮晶晶的,像是睡前才吃过的橘子瓣儿。

「他死掉了吗…」
ivlis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是啊,死掉了,不过他死的很满足喔。」
satanick觉得有些好笑,毕竟只是童话书里不切实际的小故事罢了,用不着那么真情实感,但是毕竟是和卟哩酱一起难得的同床共枕(重音),这样的珍惜情况,也要彰显出他作为男子汉的气概来,况且安慰自己喜欢的人也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satanick就学着电视里应该有的——
他抱住ivlis在对方的额头上贴了一个亲吻,仔细的给他塞好被子,手掌盖在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
「早点睡吧卟哩酱,明天还要去做小桔灯呢。」
被揉着头发的ivlis眯起眼,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得知因为父母结伴出去ivlis要被寄养在自己家一起托付给envi的satanick刚刚跑出门就摔了一个脸着地,被envi抱起来的时候鼻尖摔得有些红肿,envi把他赶回家的时候还大声的抗议起来。
「这可是超好的和卟哩酱约会的机会!!envi放本少爷去找卟哩酱啊!!」
「不行。」
envi板着一张脸,将大门锁好,对小少爷satanick的叫喊充耳不闻。
「一会我会将他带过来的,少爷不用着急。」
等ivlis到达satanick家门口的时候,那位小少爷突然扑到ivlis跟前,一边抽泣一边对他抱怨。
「呜呜卟哩酱,envi不让本少爷见你。」
被点名的envi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接着打开了铁门,satanick凑过去抱住ivlis,把脑袋埋在对方蓬软的衣服里蹭来蹭去,偷偷的嗅着对方温暖身体散发出来的沐浴露味儿,被抱着人眨眨眼,注意到了那位小少爷的脸居然脏兮兮的,而且鼻尖也红红的看起来有点肿,他伸出手小心的碰了碰对方的鼻尖。
「痛…!卟哩酱不要突然摸上来啊。」
satanick对他龇了龇牙,躲开了他的手。
「这是少爷自己摔的。」
envi在旁边接了一句。
ivlis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抓着satanick的手走进了房间。

介于satanick早上把自己弄伤的经历,两人在书房里打发了一个下午的无聊时间,期间envi给他们送来了甜饼和降暑茶,降暑茶里沉着两三片新鲜的山楂,茶是有些红的,像被稀释的草莓汁,闻的时候有股淡淡的草药味,喝起来却又酸又甜。
书房里的藏书颇多,有些年头的窗帘不是很厚重,但将它拉上的话,还是能在如此惬意的午后给人以一场足够的安眠,被窗帘稀释的阳光零零落落的掉在地板上,空气里的灰尘也静止下来,一切都像是那本落了灰的童话书里写的睡美人故事中所描绘的一样。
正在看书的satanick突然感觉肩头一沉,放下书,ivlis已经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他挪了挪身体,悄无声息的让在肩头睡着的人顺势枕在自己的腿上,这才满足且狡黠的笑起来,ivlis的头发软软的,长得有点长了,在脑后束成小小的马尾辫,松垮垮的散落在satanick的腿上,稍微有点痒,他的发丝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手指埋入发丝间的感觉舒适的像在摸上次生日时ivlis送他的兔子玩偶,于是satanick忍不住了,他悄悄的低下头,在怀中小憩片刻的人额头上留下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吻。

ivlis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触及远方的地平线了,阳光的颜色也沉积下来变成了有些发紫的深色,就像是satanick在庭院里种的玫瑰花,但是令他意外的是satanick并不在,倒是身上被盖着一张软乎乎的兔毛毯子,怀里未读完的书被放在一边,一角露出了像是书签一样的缎带,取而代之的是那次生日他给satanick的礼物——而satanick赠予他的是一个精致的水晶球,里面填充着透明且渐变成黄、橙、红的颜色,摇一摇的话还会卷起亮晶晶的玻璃纸来,当时satanick说的是因为觉得和卟哩酱的眼睛颜色很像于是买了过来,但是ivlis心里清楚,怎么可能那么巧合,肯定是这个小少爷偷偷拿了自己的零花钱去给镇上最好的工匠给他量身定制的生日礼物,说起来,他还送了一本童话书来的…?
童话书?
ivlis想到这里才猛然醒悟过来,翻着装着他衣物的小箱子,把那本包装精良——他还不舍得拆——的童话书拿出来,跑出书房。
「satanick!satanick!」他边跑边叫,因为光着脚所以脚步嗒嗒嗒的响着。
结果和从客厅里出来的envi撞个正着。
「少爷正在客厅里等您,甜点和饮料也准备好了。」envi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了一把ivils,接着给他指了一下方向。
「谢谢!」他向envi点了一下头,就抱着书冲进了客厅。
换了一身衣服的satanick正坐在椅子上,看见ivlis突然进来倒是吓了一跳。
「卟哩酱?你睡醒了吗,我还打算去叫你呢。」
这位小少爷穿着背带裤,裤腿的长度仅仅过了大腿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带拉伸的问题更加衬出他笔挺的身材,坐的端正又有礼貌,一本正经的模样,背带裤里面则穿着带着花袖和折领的白衬衫,小皮鞋擦的锃亮,陪着长短适宜的白袜俨然是个贵族家庭出来的小孩,头发也有仔细整理过,黑发自然且匀称的翘着。
「satanick你这是…?」ivlis有些惊讶,他倒是第一次看见对方穿成这样的正装出席,而当事人的紫色眼眸转了转,笑了起来。
「晚上有客人,应该是来找父母的,但是他们都不在,只好我和哥哥还有envi应付一下了,卟哩酱先在卧室里等我,不会太晚的。」satanick笑着说,站起身,拿了桌子上的马卡龙和香草味的冰淇淋递给了ivlis,伸出手又摸了摸他的头,余光瞥见了对方怀里抱着的东西。
「这不是本少爷送你的童话书嘛!卟哩酱还没看吗?」satanick皱起了鼻子,眉毛拧起来,很好的表现了主人的不满。
「不,不是的,想要晚上你来读…」
ivlis慌忙的辩解,声音却底气不足似的一点点小了下去。
satanick愣了一下,接着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好啊。」他说。

晚餐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挺多,ivlis去上厕所的时候碰巧碰到了和satanick长得有点像的人,不是envi的话应该就是他曾经提起的fumus了吧?据说是个不怎么好的人,连envi都曾经说过最好不要和fumus单独接触,这么想着ivlis向后推了几步,却看见fumus拿着烟转过头来,向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嚯…?是那家伙的新玩具吗。」
fumus不紧不慢的靠近ivlis,骨髓里爆发出的恐惧和大脑里的本能叫嚣着让ivlis远离那个少年,四肢却不由得打颤起来。
「不错,脸长得很好看,头发也很漂亮…眼光挺高啊。」
可怖的少年蹲下来,朝着ivlis的脸上喷出一口烟雾,后者被呛得不停的咳嗽起来,他的手刚要碰到对方的脸,ivlis感觉背上的衣物一紧,接着就被拖离了危险,satanick把他护在身后,以往总是带着笑意的眸子却在这时完全沉积为粘稠且乖戾的暗紫色,警惕且包含敌意的看着他的哥哥——fumus,而fumus在数秒的惊讶后紧接着又扯出来一个笑容。
「愉快愉快,你还是第一次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来,真是太有趣了。」
fumus说着,转过身掐灭了手里的烟,将其扔进垃圾桶,接着转过身重新走进客厅里去了。
ivlis紧抓着satanick衣服的手一松,整个人瘫坐在了地板上,satanick转过身,把他扶回了房间。
「再等五分钟,卟哩酱,我就回来。」satanick摸摸他的脸颊,把兔子玩偶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也回了客厅。

satanick回来的时候ivlis还没有睡着,整个人蜷缩成很小的一团,紧紧的抱着兔子玩偶。
他叹了口气,把童话书的包装撕开,踢开皮鞋,爬上了床,于是ivlis的手直接拽住了他的衣服,satanick笑了一声,把书翻开来,清了清嗓子。

「这是关于一个,诞生于森林的孩子的故事噢,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的一片森林……」


哗啦——
小少爷拿着一麻袋的橘子倒在ivlis面前,直接堆成了一座橙色的小山。
「这么多!都要做成灯吗。」
「卟哩酱喜欢做多少都能做,果肉让envi拿去做橘子酱好了。」
satanick拿着橘子,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清香沁入鼻尖,好闻的橘子皮发出淡淡的清甜味儿,有一点点苦,小少爷剥开一个橘子,把橘子瓣儿塞进了ivlis的嘴里。
「味道很棒对不对?这可是专门挑选的哦。」
satanick用小刀小心翼翼的在橘子顶上划了一个圈儿,换成特殊的刀具在橘子内部转了一周圈,使得肉皮分离,沿着瓣的分界线将其分开,接着一块一块的挖到一边的罐子里,留下来一个空空的橘子皮壳儿,接着把先前挖下来的橘子顶又扣了回去,把完成品放到了ivlis手上。
「satanick超厉害?!」
ivlis盯着手里的橘子灯,它在手里有些凉凉的触感舒服且细腻,他含着口中satanick刚刚塞进来的橘子瓣,泡囊在口中爆开的酸甜带着一股明显的橘子香,味蕾被刺激着非常舒服,ivlis的眼神向一边撇着,看向了放在一边的,只吃了一瓣的橘子肉。
「卟哩酱想吃的话,那个都给你啦。」
satanick一边做着手上的事情一边和他说,接着又给了他一些橘子。

两个人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去做这些橘子灯,ivlis从刚刚开始的笨手笨脚到最后较为熟练的可以做出一个两个来。
satanick用打火机将蜡烛的底部烤化,固定在橘子底部,就像是小灯笼似的。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太阳的光线被地平线完全的吞噬,群星就像是被点亮的灯火,照亮了原本应该漆黑的夜空,苍穹成为了通透的群青色,那些星球随着地球的自转,以肉眼不客观的速度移动着,而北极星则异常亮眼的挂在天上,satanick带着灯,拉着ivlis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埋着花酿酱的秘密花园,把灯挂在了那个巨大的玫瑰树上。
他们躺在那个玫瑰树下,枕着散发着玫瑰香的泥土,身边的橘子灯因为其中的蜡烛火焰被风吹动的原因忽明忽暗,头顶罩着群星组成的巨大河流,缓慢的,不经意间的移动着,今天没有月亮所以那些星球格外的明显,ivlis歪过头,视线瞥向了satanick的脸,后者正看着星空发呆,漂亮且通透的眸子里宛如星辰大海,他又想起星云了,因为稀有气体而产生的像是猫咪瞳孔在不同光线下呈现出不同美丽颜色所整合气体集,却迷人的令人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他下意识的往对方的身边蹭了蹭,紧紧的贴着satanick的身体,微温暖的体温在皮肤相贴之间互相传导,最后溶化在微凉的夜风里。
「卟哩酱在想什么呢。」
satanick没头没尾的突然说了一句。
「没想什么……」
ivlis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
「哧,」satanick忍不住笑起来,「我在想,我们这样算不算约会呢卟哩酱。」
ivlis懵懵懂懂的,抬头盯着satanick看。
satanick转过身,伸手握住ivlis的手,双手包裹住对方的手。
「我喜欢你,ivlis。」
ivlis只记得satanick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就像上次他送给自己的水晶球里的玻璃纸片,摇晃的时候卷起了一阵影影绰绰的光斑。
接下来的事情他就记不清楚了,下一秒他觉得脸颊烫的吓人,视野里只剩下satanick突然慌乱的表情,旋即他便堕入了那紫色的星辰之海里,沉了下去。

「我也喜欢你,satanick。」

评论(4)
热度(65)
  1. 草莓紅豆羊羹Rum。 转载了此文字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