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之间。

分秒之间。

*不知道用什么题目的小短篇。
*PTTIT。

文/tako。


1.

一天零三个小时。

27小时。

97200秒。

PT望着渐渐消失的夕阳.心里计算着时间。

还有97200秒.就能回去见到TIT了。

别扭的漫长感和即将的喜悦在他心里纠结着.好快好快.但又很漫长。他觉得是煎熬.坐立不安.像是面前的篝火灼烧着空气.迎面扑过来却成了焦躁感.鼓入肺部的空气沾着火星.冷不丁的烫着他。

他站起来.又坐下.来回踱着步子。

晚风送来了凉爽以及草的芬芳.浅黄色头发的精灵对着月亮吹起了草笛.在没有篝火的地方.只有银色的月光和萤火虫的尾灯.一闪一闪的.像星星一样。

他的思想随着笛声飘向远方。

24小时。

86400秒。

他度秒如年。


2.


他想他的确是恋爱了.像书上说的那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注意另一个人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窥探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常常为别人担心…什么嘛!搞得他好像是个可怜的单相思似的.不过…事实也差不多如此。

他曾扪心自问过.至少他的意识他的精神和他的内心告诉他.没错.你的确是恋爱了.而且.那个单相思的对象还是他自己的弟弟。

那个脾气古怪.总喜欢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还总是紧紧抓着从前不放手的三弟。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PT拿起脚边的石子.向着海水掷去.石头在水面漂了几个完美的弧线.消失在了哈梅尔的遗迹深处。

就算再怎么否定.明知道自己的心意的PT郁闷的后退一步对着空无一人的遗迹大叫起来。

我就是喜欢TIT那又怎么样!TIT是笨蛋!我也是笨蛋!啊——!!够了!我才没有恋爱!!!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

PT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被面前的AT吓了一跳.AT双手抱臂.昂了昂下巴。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玩了?我记得你今天.没有什么任务吧?」

愈发像是老妈子了.AT。

PT这么想着就被AT揪着脸扯过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PT.你脸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老妈子]这个词呢。」

AT用力的掐着他的脸.直到红肿鼓起来才松手.他刚想抱怨AT.却看见对方的眼神凝重了起来。

「PT.你是不是对着遗迹喊了一些话?」

「你怎么…」

「笨.你喊的太响了好吗?」

「不.那TIT不会…!」

「我不清楚.不过…」AT把手搭上PT肩膀拍了拍。

——「我奉劝你一句.放弃那种感情吧.特别是对TIT。」


3.


TIT呢?

PT站在TIT实验室的门口。

不在不在不在…!

哪里都不在。

过于心急的他冲过拐角.却与AT撞个正着.巨大的反作用力把两人都撞到在地。

「嘶…蠢PT你干什么。」

「AT.TIT呢!」PT激动的前倾身体用力抓住了AT的肩膀。「TIT.TIT他不在实验室!去哪里了?是回去了吗?实验成功了?」

「冷静点蠢货!」AT突然怒斥了一声.「你还真是单纯的恋爱中的人.智商都被烧没了吗?安分一点不行吗?」

PT被AT难得的发怒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听着PT.在你出任务的几天里.TIT的确又去实验了。」

「那…」

「还是那样的结果.不过这次更加严重了.毒素腐蚀导致他的左眼视力下降的非常厉害.近乎于半瞎了.然后他现在在房间里.还在昏迷.别去打扰他。」

「…」
啊.又是这样的.那家伙又这样.爱惜自己不好吗?难道现在…不好吗?
「AT.他去做实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他?难道你就这么看着他去折磨自己了?够了!」

PT兀地站起来.冲进TIT的房间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出门.直走.右转.然后砰的一声.门关上了。被冷落的AT叹口气摸了摸刘海。「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是不能省心的家伙。」

不过啊.PT这家伙.还是意外的…对TIT这么执着呢。

4.

「…TIT。」

PT摸了摸床上人的脸.帮他把眼罩摘下来.巩膜漆黑的眼眸狰狞的盯着PT.但实际上并没有焦距.PT低下头.唇角贴上TIT的眼角.轻轻的叹息。

说你是笨蛋你还不承认-为什么总是喜欢弄伤自己呢?难道只有母亲可以——你只需要母亲就够了吗?我们呢.AT呢.…我呢?那些记忆在你伤口里嵌的那么深.那么疼.为什么不选择把它们摘除掉?喜欢回味痛苦.你真是奇怪的家伙。

是啊.是啊.我就是喜欢你.听见了吗?TIT.我喜欢你啊.不可能听不见吧.那一天.我叫的那么大声.连AT都听见了呢。

锻炼锻炼和锻炼.作为大哥当然要保护你们了!但是现在.别说保护你、保护你们了.我连…占有你…连自己的心意也不敢和你说。

透明的液体滴落在TIT的脸颊上.冰凉的.有些苦有些咸。从没哭过鼻子的PT却在他面前哭的像孩子一样。

TIT听见了.也想起来了。

是啊那天…他离PT很近很近.他清楚的听见了那句喜欢你.可他害怕啊.他花了这么多年.只是为了这个目标.如果他放弃了.那他又应该去干什么呢?迷茫包围了他.他觉得自己差劲极了.连回应这种事情都做不到.他原本就是懦夫。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为了那么差劲的他而哭.有人为了他想变得更强.有人在他面前可以露出脆弱的一面。

啊…原来有人能为自己悲伤…是如此的痛苦呢。

TIT努力活动着手臂部分的肌肉.慢慢地慢慢地.搂住了面前的人。


……
………
「别哭啊…笨蛋…PT。」

评论(2)
热度(18)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