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蜂蜜。

玫瑰与蜂蜜。
satanick x ivlis
上次的续篇,人类幼体paro,ooc有,慎入。
上篇链接:

http://logyfdrhv.lofter.com/post/1cb2e191_cb3b9fd

文/tako


ivlis知道satanick喜欢玫瑰花,并且将他们家院子都种满了那种带着尖刺的植物,不过开花的时候非常好看,是和它们主人眼睛一样的紫色。应该是很名贵的种类吧,ivlis想,因为他从来没有在母亲的花瓶里见过那种颜色的玫瑰,倒是每次开花的时候satanick会剪几支下来,去了刺,放在那个专门用来装甜点的小布袋里送给他,然后兴致勃勃的给他讲今年又开了几朵——他每次都数的很清楚——大概到什么时候会谢,虽然ivlis对花卉几乎是一窍不通,不过他还是会很认真的回应satanick,然后在间隙里提问一句:今天是什么甜点?将话题带向他感兴趣的地方,这时候satanick会拍拍自己的脑袋,然后笑着从布袋里拿出尚热的玫瑰糯米团来,有时候是玫瑰馅的酥饼,或者是一碗带着玫瑰香的甜羹,咬下去的时候里面的馅被挤出来些许,是软滑的透紫色,在边缘处散成了透明,有点像是布丁,用舌头和上颚稍微磨蹭一下就在口中融化了,甜味和花香迸发出来,于是整个鼻腔和口腔都充盈满了这种好闻的味道。

「好厉害…这是怎么做的?」
ivlis曾经问过satanick,而当事人只是无辜的转了转眸子,露出一如既往的恶劣笑容来,一字一顿的对他说。
「秘密。」
然后毫不在意的蹂躏起ivlis因为生气而鼓起的腮帮。

在偶然间遇到satanick口中所提到的,做甜品极其厉害的envi后,ivlis才知道这是satanick自己做的花酿酱。

「我只负责用这个做甜点罢了,具体酱的做法,大概只有少爷自己才清楚吧。」
envi如实是说。

不过在他第二十一次向satanick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个恶魔一样的漂亮小孩眼睛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紫色的眼眸转了转,带着一如既往的狡黠,他说:
「亲我一口就告诉你。」
他的眉毛自满的往上翘着,歪过头,手指有节奏的轻点着唇角,提醒着对方该亲哪边。
ivlis的视线有些胡乱的来回移动着,似乎是思忖了许久才好不容易的决定下来,他闭着眼睛踮起脚尖,凑近了对方所要求的地方,而satanick只是悄悄的把脑袋往旁边侧了一下,ivlis的唇就直接贴在了他的唇上,过了一会才察觉到触感不对的小家伙猛地睁开眼,因为充满笑意而愈发晶莹的紫色眼眸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下一秒,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被掀了裙子一样,ivlis的脸片刻便涨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卟哩酱真是,太可爱了。」satanick笑着说。

接着他便抓住了ivlis的手,带着他跑动起来。
两人在森林里跌跌撞撞的跑着,特别是不熟悉路况的ivlis,时不时被脚下的树根绊得一个踉跄,但是satanick还是紧紧的抓着ivlis的手,生怕他跑丢了一样。
「我们,这是去哪里啊…satanick!」气喘吁吁的ivlis有些生气起来了,他皱着眉头,不大高兴的说。
「去很秘密的地方啊,你不是想要知道那个酱的做法嘛!」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却让satanick整个脸的轮廓更加明晰起来。

他们穿过一排矮矮的灌木后才停了下来,两人的衣服上挂满了枯叶和草丛里植物的种子,眼前出现的是一排高高的,爬山虎做的墙……爬山虎做的墙?不,那就是一堵墙,只不过被爬山虎掩盖了而已,丰满的绿色叶子每片都有ivlis的手掌一样大,而satanick则在爬山虎中摸来摸去。
「嗯——差不多,差不多,应该是在这里的……有了!」
satanick对ivlis招招手,叫他过来,接着自然而然的握住了ivlis的手腕,另一只手扶着那块墙一推——
是铁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咿咿呀呀的声音,随后门开了,两个人撩开爬山虎和藤蔓做成的垂幕,走了进去。

这是被遗忘之地,却依旧生机盎然。
早春的风还有些寒意,裹挟着新鲜泥土和花的芬芳味儿,直直的往鼻腔里蹿,不同颜色的花跟着风的方向来回摇着,尤其是这个花园——姑且叫它花园——中间的玫瑰树,种了肯定不止一两年,它硕大的身体向四周伸展着,形成了一个伞状的棚顶,洒下的影子几乎都装满了那种玫瑰的花香。

「很厉害是不是?本少爷第一次找到这里来也被这个东西吓了一跳呢!」
satanick双手叉腰,像是自豪的昂了昂头,他走到玫瑰树下,挖开它根部的土壤,一个椭圆的瓷瓮渐渐显露出来,satanick小心翼翼的将它从土里拖出,揭开了瓷瓮的盖子。
熟悉的玫瑰香被风带着满花园的跑,ivlis跑过去,瓮里像是果冻一样的、又发着花香和清甜味的东西,不就是他早上刚刚吃过的玫瑰蛋糕中间夹着的酱嘛!
半透明的紫色胶体中悬浮着零零散散的紫色玫瑰花瓣,就像是被裹在了琥珀里,越深的地方越紫,一点点的沉积下去,像是深渊。

「做法很简单啦!只要有紫玫瑰花瓣和……」
「…………」
「……」
「就好啦!喂?卟哩酱有在听吗?!」
ivlis的注意力全部被花酿酱吸引了过去,以至于satanick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

「已经说过一遍了本少爷不会再说第二遍了。」
satanick双手抱臂,满脸写着不高兴三个字,匆匆的把瓷瓮埋好就带着ivlis离开了。

之后ivlis就再也没有从他嘴里问出花酿酱的做法来。

satanick知道ivlis喜欢吃蜂蜜,那种甜甜的和他眼睛一样晶莹剔透的液体对ivlis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以至于ivlis身上都有了一股淡淡的蜂蜜味儿,混合着他身上本来就有的暖烘烘的太阳味,就像是软绵绵的蜂蜜糖屑蛋糕一样让人欲罢不能,每次satanick看着ivlis大勺的往面包上抹蜂蜜的时候,他都在想要是能在ivlis的脸上舔一口会是什么样子的味道,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凑到ivlis跟前摆出一幅无赖的模样来。
「卟哩酱来让我舔一口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啦。」
ivlis红着脸推开satanick,转而扭过头去准备吃面包,于是satanick歪了一下头,顺势将人手里的面包咬了一块去。
「satanick!你干什么?!」
看见心爱的的东西被抢掉一块ivlis的眉毛都快皱成一团了。
「卟哩酱不给我舔那就分我一小块吧。」
satanick理直气壮的说着,手指用力的拧了一下他的脸。
「难道卟哩酱认为面包比我重要?」
「嗯!」
出乎意料的,ivlis很爽快的答应了那个明显应该否认的反问句。

「……」
satanick的优势很大,satanickA了上去,satanick打出了GG。
K.O.

ivlis一脸吃惊的表情看着面前一直游刃有余又欠扁的要命的家伙突然掉眼泪下来,satanick咬着唇角,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着,润湿了领巾,时不时的抽泣几下,泪水扭曲了他紫色的瞳孔滩成了像是花酿酱的颜色。
「sa、satanick?!」
「……」
「等会!你别哭啊!」
ivlis手忙脚乱的给对方擦着眼泪,急急忙忙的凑上去,最后在ivlis又哄又劝还顺带着让对方可以舔自己一口的种种安慰中satanick终于不再哭鼻子了,心满意足的凑过去在ivlis的脸颊上舔了一口。

果然是奶油蜂蜜味的蛋糕。
satanick在心里偷着乐,他伸出手抱紧了ivlis,把旁边的蜂蜜罐和面包都扯到了ivlis面前。
「这些都给你哦卟哩酱,爱吃多少吃多少。」

后来satanick又让envi拿了一大罐蜂蜜来。

评论(7)
热度(53)
  1. 草莓紅豆羊羹Rum。 转载了此文字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