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与亲吻。

甜点与亲吻。
satanickivlis。私设超多的幼时人类paro。
ooc有请注意。
文/tako

铺满松香气息的童年似乎已经是挺久以前的故事了,在那个随时随地弥漫着烤面包和蜂蜜味儿的小镇上,星星就像是撒在黑色天鹅绒上的碎钻那样多,汇聚成一股长长的银色河流,主干道旁边的小溪一直唱着歌谣,不分昼夜的流淌着。
satanick还记得他对面那一家人都有像太阳一样美丽的眸子,由浅到深的红橙黄色就如同阳光的碎片一样美妙的不可言喻,特别是那个发尖呈赤色的孩子,过来打招呼的时候绷紧的神情让satanick瞬间就有了「一定要和他(她?)做朋友」的想法,正好对面像是母亲一样的人客套的说「如果可以的话让这群孩子一起玩一玩也好。」于是他走了过去,当着所有人都面掀了那个孩子的裙子,接着惋惜的揶揄道。
「什么啊,居然有穿裤子。」
然后他就在一片混乱之中看见了那个孩子突然涨得通红的脸。

satanick和ivlis的年纪相仿,如果硬要计算的话satanick还要更年长些,倒是他哥哥Fumus在这个小镇上的确是大名鼎鼎的恶劣少年,从幼时起satanick和fumus待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比和家长,自然而然的也养成了恶劣的性格,所以随便掀那个孩子的裙子这件事再正常不过了。

倒是fumus在听见这件事后叼着烟笑的一脸嘲讽。

「芒果派要吃吗?撒了糖屑的那种喔?」
satanick站在窗外半眯着眼睛笑的开心,紫色的眼眸里光芒流转着像是母亲首饰上的紫水晶,他轻扣着窗户,声音因为隔了一层玻璃而有些闷闷的,另一只手拎着一个小袋子。
「开开窗嘛。」
虽然对上次直接过来掀衣服的行为感到惧怕,那孩子却还是来开了窗。
「这个送你。」
satanick把袋子放到窗台上,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只是侧过头来笑着看他。
「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漂亮的暖色眼睛清楚的倒映了他的身影,犹豫了一会,才小声的回答。
「ivlis…」
「什么什么?伊卟哩斯—?那就叫你卟哩好啦!我是satanick喔?就住在对面!」
「是ivlis…!」
「都差不多嘛!这是昵称啦昵称!」
反对无效,ivlis看着对面那位有着漂亮眸子却恶劣极了的男孩子有些郁闷,不过毕竟是小孩子,在对方打开布袋子的一瞬间就被浓烈的芒果香所俘获了,那香味杂糅进了蜂蜜和糖屑,柔柔的萦绕在鼻尖,尚还温热的气息暖暖的扑在脸上,于是整个房间也都溢满了甜品的香味。
「好香…!」
ivlis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盯着satanick手上的芒果派几乎移不开目光了。
「对吧对吧?envi做的超级好吃噢?」
satanick慷慨的将芒果派塞到他的手里,紫色的眸子半眯起来,里面盛满了星光的倒影,就像是在书上看见过的,宇宙里的星云。
「好漂亮…」
ivlis小声的说着,视线紧紧的黏在了他的眼睛上。
「卟哩酱?怎么了一直在看我,是本少爷太帅了吗?」satanick配合的双手叉腰,摆了一个极其自恋的造型来。「不过还是早点吃吧卟哩酱,凉了就不好吃了!」

satanick看着ivlis小口啃着芒果派的样子,突然觉得这就是书上描绘的约会吧。
小少爷satanick遇到了他人生中的初恋,没错,就是那个橙色眼睛的女孩子,虽然他第一天见面就掀了人家的小裙子。

有时候ivlis在做作业的时候satanick会突然出现在他窗前的树丛里,紫色的眸子在阴影里晃来晃去,然后露出脸来对着他笑。
「不要在这儿,快回去。」ivlis赶着他,随后又紧张的看向门口生怕他被自己的家长发现。
于是satanick往玻璃上哈了一口气,两点一撇的画了个笑脸出来。
「iv,怎么了吗?」
「没,只是野猫罢了!」在他说话的时候树丛晃了晃,satanick的脸不见了。
现在想起来这似乎是他第一次撒了谎。

satanick经常带着甜品过来和他一起分享,而他口中的envi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经常给satanick做各种各样的甜品。星期一是淋了巧克力柠檬酱的甜甜圈,星期二是芒果椰汁西米露,星期三是点缀着草莓的水果蛋糕,昨天是焦糖布丁和纯奶威化,今天是什么呢?
ivlis在想的时候窗户就传来了叩叩的声响,他打开窗,satanick拎着那个布袋子熟练的翻进了房间。
「今天是什么?」ivlis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清晨落在花瓣上的阳光。
「嘘--」satanick故意竖起指头,营造出一种安静的气氛来,于是ivlis忍不住也跟着放低了声音。
「我先问个问题噢卟哩酱,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学着之前书上的话语,satanick却还是觉得脸颊发烫,一定是阳光照在皮肤上的太热了,他想。
ivlis看着对方苍白的皮肤居然泛起了些许绯红色,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在一起是指…?」
「就是、一起分享甜食一起玩--反正一直都在一起的意思!就像父母亲之类的那种在一起…!」satanick语无伦次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发红充血,血液沸腾了一样的发出闷响,他的目光不安的左右乱移着,明明在家里练的时候很简单,在对方面前却像丧失了说话能力一样。
「父母那样…不应该是男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吗?」ivlis疑惑的看着他。
「是啊……所以……」
「可是我,是男孩子啊。」
…………
……

「哈?」

小少爷satanick第一次正常的轰轰烈烈的恋爱结束了。

「没关系!!男孩子和男孩子也可以的!!」satanick咬咬牙,情急之下吐出一句。
「男孩子也可以吗?」ivlis的眼睛看着他,双方沉默了一会,他点了点头。
「好呀。」

于是小少爷satanick第二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开始了。(?)

这回satanick带来了蓝莓泡芙,上面撒着些许的芝士粉,他把泡芙递给ivlis,等对方咬完第一口后才凑过去亲上了他的唇。
satanick舔着ivlis软软的嘴唇,唇齿间还留有蓝莓的气味,酸酸的,有些甜。他大胆的把舌头伸了进去,紫色的果酱在对方嘴里若隐若现,双方的呼吸突兀的紊乱起来,鼻息喷洒在双方的脸上,撩起一连串的红晕,尚还残留的半个蓝莓在两人的舌头纠缠之间来回翻滚,涎液从ivlis的嘴角滑下来细细的一条,satanick小心且青涩的用舌尖摩擦着对方的贝齿,享受着对方口中的果酱香,同时还有从对方身上飘来的体香,不知道是不是洗衣粉的味道,satanick觉得更像阳光晒过的棉被所带有的,暖烘烘的太阳味儿。
一吻终了,双方都红了脸,两人撇过头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直到ivlis把泡芙吃完,satanick都没有说一句话,等他拎着布袋翻出窗外的时候,ivlis小声的说。
「明天还会来的吧。」
satanick愣了一下,笑了起来。

「当然,明天还会再来啦!」

评论(7)
热度(99)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