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的玫瑰花。

墓碑上的玫瑰花。
satanick x ivlis 请注意。
BE3衍生请注意。
OOC有,而且,难吃

这里沉眠着一位伟大的魔王。
那位魔王以血示与他深爱之人。
表达他的爱意。
他奉献了一切包括生命。
现在他缄默了,安静的沉睡在泥土之下。
愿他得以长久的安眠。

「他唯一剩下的东西」
是和他卷曲的角一样的植物。
这是墓碑亦或是标志吗?大概是的吧,是泥土对他的哀歌。
雨没有停过,即使沉眠了内心依旧是悲哀的么?
他的挚爱撑着伞站在这株植物前。
手指抚摸过植物粗糙的表面。
直到现在也没有过爱上过他吗?
一秒都好,一个吻都好。
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位魔王疲惫的脸,像是完全绝望了似的,勉强的笑着,他说着,却像是恳求。
可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他的挚爱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像是一如既往。
于是魔王笑了起来,他说。

「ivlis还真是吝啬啊。」

你的心里都是siralos。
魔王怎么可能不懂呢?
他转个身,背对着他的挚爱,一步一步的挪动着。
但是他的腰慢慢的弯了下来,像是要被压垮了一样。

他的挚爱——ivlis,看着他的背影,看着那个背影缓慢的缩小、缩小最后不见了踪影。
那个魔王。
在告白之前的疯狂施虐和告白后的疯狂示爱似乎倒向了两个极端,ivlis忍不住的问自己。
这算什么啊?随随便便的说句我爱你就可以了吗?就足够了吗?就可以弥补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了吗?ivlis看不懂这个魔王。
从来也没有过。

当他听闻satanick自杀的消息时手一抖,将正拿着的花瓶摔个粉碎,水在地板上蔓延开来,像是紫色的血。
ivlis承认他不喜欢那个魔王,自恋自大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把虐待别人作为自己的乐趣,满脑子都是奇怪的事情像是一年四季发情的雄兔子,但是,他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这份可笑的感情去付出生命。
没有什么比这份合同更加不公的了。
这就意味着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跑来夜袭,再也没有人会虐待他,再也没有人会对他做过分的事情,…也再也没有人会拿他开玩笑,对着他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说着我爱你了。
这是他以前做梦都想的,可是当那样的愿望突然之间实现的时候,ivlis却愣在了原地。

他时常在将近入睡的时候盯着床边的窗户发上很久的呆,他总觉得下一秒那个名叫satanick的魔王就会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破窗而入说来找buri做快活的事,或者拿着奇怪的东西凑近他说今天会玩什么play。当他喝酒的时候,在醉眼朦胧间他会看见satanick坐在他旁边,笑着看着他,于是他砸着桌子,说些什么酒后的疯言疯语,一会是抱怨一会是嘲讽,最后嘟哝着趴在吧台上睡过去,但是一觉醒来身边的位置上空空如也,他才意识到那个魔王早就死了。

他的生活真正的平静了,却让他恍惚起来。
这是真的吗?还是在梦里呢?
是不是一会门就被踹开来,那个家伙把他强硬的拖下床然后和他说早上好了呢。

可是当他站在satanick墓前的时候,他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和他的角一样难看的墓碑扭扭歪歪的矗立在那边,生前如此放浪的魔王却落得这般下场,周围空荡荡的,只有风吹过的呜呜声,像是哀鸣。

ivlis的手指摸过那株植物的时候,它颤了颤,迅速的抽出枝叶来,吐出的花苞在眨眼间长成四朵完整的白色玫瑰,然后从花芯开始,慢慢的变成了紫色,就像是satanick的血,一圈一圈的朝外逐渐渲染着,当最后一圈的花瓣都成了紫色的时候,花瓣边缘像是因为颜色过多似的,被挤出了紫色的液体,顺着花瓣的纹路滴落下来。

四朵紫色的玫瑰花。
至死不渝的爱。

他退后几步,用手捂住口鼻,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他转过身,逃一样的拼命跑着。

当ivlis离开的时候,紫色玫瑰的花瓣迅速干瘪下来,零零落落的飘落在了那个永远缄默下去的,魔王的墓上,昔日一如既往的聒噪已不复存在了,只有枯萎的玫瑰花,留在风里摇摇晃晃。

评论(1)
热度(83)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