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DEDE。吃我大DEDE啦。
*标题本身是一本书的名字。
*七夕秀恩爱。耶。


文/takoyaki。


1.


餐桌对面墙上的布谷鸟钟向着顺时针方向走了三格。

放在门旁边的试衣镜里印出了漆黑的身影。

书架上原本合拢的八音盒突兀地弹起.咿咿呀呀的开始播放不知名的歌曲。

原本空空的高脚杯里被注满了草莓酱一般粘稠的红酒。

这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看不清容貌的黑影端着红酒在他的床边坐下.静静的注视着对方的睡颜。

八音盒摇了摇它的发条准备又一次歌唱。

「嘘——」

黑影将手指竖起抵在唇边。

接下来所有的东西都安静了.似乎连秒针的走动都小了许多。


2.


DE和另外一个自己并排的站着.此时此刻那人正老老实实地站在他的右边.摆出与他相同的姿势拿着牙刷.同样的望向镜子里的彼此。

DE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天知道之前起床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

淦.要是别人能试试看起床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发现床上还躺了一个人并且那人还紧紧紧紧的抱住他本就不太粗的腰力道大得几乎要让他往外吐酸水了那别人一定能理解他心情复杂的原因。

当然重点不是这个.最要命的是那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除了巩膜是黑色的以外!

吓得我都减数分裂了。

DE这么想着.却不由自主地瞥向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别人看觉醒时候的我原来是这样的吗。

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3.


吃完早餐后两人便分开做各自的工作了.当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而无所事事的觉醒方DE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然后门铃就响了。

开门的时候发觉是MM.觉醒方DE站在门口转了转眼珠思考着要不要叫另外一个自己。

MM看见DE的时候先是一愣.这家伙一直维持DP模式不累吗。虽然有所犹豫MM还是给眼前的DE传达了任务。

「要我从隐秘处缓慢接近魔族然后消灭最高指挥官之后再回来.用得着那么麻烦吗?」

DE顿了顿。

「杀光才好玩啊。」

什…?
MM倒是有些意外.正常的话DE不应该是点点头回答一句我知道了随后与他道别吗?为什么今天突然像变了性格一样?

定了定神.MM再次开口。

「…DE.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持有这种态度。祝你好运。」

说完MM便转身离开。


4.


「关于特殊情况下特殊处理方法协议书。

DiabolicEsper.

不定向狂躁者.并带有异常强烈的攻击性.攻击力强.难以控制.狂躁时会进行无差别攻击。

不建议有人与他组队.特殊情况除外。

当有被魔族控制或攻击队友的倾向时.在适当时间段内若无法唤醒.队友可以选择将其视为敌人并击杀。

MasterMind以及LunaticPsyker若帮忙或蓄意放水导致其逃跑.必将严惩。

协议人签字:

DiabolicEsper。」

果然是笨蛋啊。觉醒DE垂下双眸.将这张牛皮纸小心翼翼的重新卷好放回原处.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了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的另外一个人轻轻的叹息一口气。

怪不得我每次出来的时候都是你一个人。

明明身上已经破破烂烂了却依旧不依不饶不肯放弃.想要坚持着回去;明明流血了感觉到了疼痛.却只是简单的擦了擦后努力直起身子面向敌人.陪伴你的只有尸体.只有废墟.也没有其他人对你的关心.那么拼命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后草草的表扬你的那句话吗?连称赞都吝啬的人们.有什么资格让你为他们流血呢。

怪不得每次接任务的时候都会短暂的停顿一下.你是在犹豫吗?还是本能的惧怕又不得不迫使自己答应呢。

你是天才.毋庸置疑。
你又是疯子.众人皆知。

但是如今.疯子和天才分开了。


5.


「我和你一起去。」

抬手随意的勾过他的脖颈.觉醒DE猫咪似的蹭了蹭他的脖颈.DE眯了眯眼.将对方推开些许。

「这是我的任务。」

「噗哈.你的?可别忘了接了任务的人可是我呀.小家伙。」

觉醒DE伸出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用力扯了扯DE的脸颊.继而凑近他的脸颊轻笑着蹭着鼻尖。

「啧.放开我.好好好.要去就去.你可别半路跑了就行。」

「不希望我逃跑是因为害怕吗?真是可爱阿。」

「闭嘴.你好烦。」

DE一边拉平自己的衣服一边调试着Dynamo走出门外.而觉醒DE只是静静的站在他身后.迎着大门外刺眼的阳光.注视着那纤细的身影。

这一次.可不会让你孤零零地一个人面对魔族了啊。


6.


天才和疯子之间仅仅差了一步.独特的逻辑内涵他们各自拥有的思维.只是有些人看似合情合理.符合人们的世界观.便被称为了天才.而不合情合理的.便成了疯子。

相似又不相似。

不能否认那些疯子一定是错的。

——那么这次.谁是天才.谁又是疯子呢?

是左边温柔善解的白色巩膜少年.还是右边诡异轻佻的黑色巩膜少年呢。

答案想必早已.了然于心了吧。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评论
热度(36)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