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I am missing.

Who I am missing 




DEDE 




okay? 








文/takoyaki








 1. 








微风吹拂着翻过几页书纸哗啦啦的作响,铭刻着繁琐花纹的日记本满满用钢笔填上了爱的文字,阳光则将白色的纸张熨烫成鎏金。 








每一页每一页出现频率最多的都是DiabolicEsper,多到几乎能撑满整页的纸,从认真的一笔一划到漂亮流利的意大利花体,从单调的名字到附带留言。 












2. 












DiabolicEsper有个小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身体里有两个人,并且他喜欢着另一个自己,当然别人看来他们俩并没有区别,并且以为觉醒时候巩膜变黑是由于时空力量的吞噬,其实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另外一个更加残忍冷酷和扭曲的家伙,是披着人类外表的恶魔,虽然这么说,但是DE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黑色巩膜的那个自己。可惜他们并不能在意识里面交谈,一个人接管身体的时候另一个则会进入睡眠,是这个身体无法违背的原则。 








某次偶然的机会,DE在一张纸上无意间写下的,对于另外一个自己的思念的话语,等到他重新拿回身体的主动权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对方在纸上、他的话语下写上的回复。DE的手指捏紧钢笔微微的颤抖着,早上纯透的阳光均匀的平铺在纸面上,耀眼的几乎要把那漂亮的字迹吞噬殆尽,面前的纸张在他的视线里被泪水扭曲成了模糊的色块,他抬手捂住唇低头压抑下呜咽。








 「I miss you all the time.」








 「Me too.My Esper.」 












3. 












DE认真的准备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作为他与另外一个他交流的介质。每天每天,他们都会在上面写下点什么,最开始DE将自己的名字拆开,只在首页上写下了「Diabolic」的字样。这是个小小的题目,DE偷笑着想,他不知道另一个自己会在下面接什么,如果只是Esper的话那就太过无聊了,不过他相信另一个自己并不会那么无聊。DE眨眨眼,望着笔下的文字,半晌他轻轻地在上面印下一个亲吻,虔诚的如同阳光。 








「Diabolic.」 








「That is me and you are Esper.」








 「Who I am missing.」 












4. 












越来越多的话语被留在那本笔记本上,有时候是互相的调侃有时候是关于能力的讨论,有时候则是心情不好的抱怨和开导…以及一点点的、表达爱意的话语。 第一句类似于告白一样的话语是DE写下的,现在回想起来DE觉得那个时候自己就和少女没什么区别……欧那真是羞耻爆了!DE甩甩头将笔记本往前翻了许多,文字映入眼帘,他的双眸微微眯起露出一个少见的温和的笑意,手指抚上凹凸不平的纸张慢慢的摩挲,DE放下笔后靠至椅背发出满足的叹息。 








「面前摆着三样东西,一样是盛在金杯里的美酒,一样是镶嵌着宝石的王冠,另一样则是插着玫瑰的翡翠花瓶,不能拿走完整的它们只能从中选取一样,你会如何选择?」








 「我会将玫瑰插入金杯,将王冠淋满美酒,将宝石至入花瓶。」 








「我将这三样带走,然后将金杯里的玫瑰作为爱意的表达赠予你,用翡翠瓶里的钻石作为财富保证我与你的生活,最后的王冠作为标记你永远是我的所有物。」












 5. 












他们的日记内容丰富而且有趣,DE欣喜的发现,没有谁比另一个自己更了解他了,没错,他们几乎是相同的,除了巩膜的颜色除了性格除了…无法相见以外。他咬着钢笔的笔冒头一次小心翼翼的在笔记本上写下「想见你。」这句话,烦躁的抓乱柔软的银紫色头发,DE纠结了许久才挫败的将那句话涂成黑色的墨块。 阿…不管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可是第二天他再去翻看笔记本的时候发现墨块下面多了一行字。 








「在本子用完前…」








 在本子用完前? DE皱皱眉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半句话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依旧兴致勃勃的在本子上写下想对另一个自己说的话。 








那句句子很快被他遗忘了。












 6.












 他有双怪异却美丽的眼睛,巩膜是深沉的玄黑,紫水晶般的瞳孔注视着面前熟睡的人,睫毛微微下垂盖住些许紫色的眸,他的手指抚上面前与他一模一样的容颜,拇指摩挲着那人的侧脸,带着爱意,带着眷恋。








 夜风将白色的窗帘撩起为房间里送来夜的清凉,银白的月光洒在床头站着的人身上,使他神圣的近乎于透明,他俯下身在熟睡的另一人的唇上落下一个淡淡的吻。 








「Esper。」 








他笑着说。








 「Who I am missing all the time.」












 7. 












夜风吹拂着翻过几页书纸哗啦啦的作响,铭刻着繁琐花纹的日记本满满用钢笔填上了爱的文字,月光则将白色的纸张熨烫成耀银。 日记本的书页渐渐停止了翻动停在了最后一页。








「初次见面。」 




「好久不见。」




 ——Diabolic/Esper.

评论(2)
热度(17)
©R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