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

我发些自家孩子的文章和设定会不会被打(。)

问一问。

有没有人一起来玩原创孩子们的…我家大概主西幻的,目前三只,两条龙一只恶魔,想要找人一起玩…好难过啊没人聊脑洞我要死了!!想要找人一起玩!

杂谈。

似乎好久没有写东西了…复健的时候写写satanivlis吧,还想写写和番茄有关的文章…幻影聚聚超帅的。我好想吃fumusxsatanick…兄弟好棒喔…

猫灵。

猫灵。

satanick x ivlis。

ivlis伊师师花魁设定,

satanick猫咪设定。

ooc有,慎。


文/tako


京都东侧乃是有名的花街,日夜喧哗,人流不息,杯光辗转,似不夜之城,终如白昼。

花街有太夫名曰伊师师者,双眸灿金,色如炎阳,美艳不可方物,引大名们一掷千金,只愿与其共度良宵片刻,传言若有幸得其一顾,便神魂颠倒如醉云霄。

又说伊师师有一爱猫,名曰撒旦,黑发紫眸,通人性,知人心,起先只是买来当作暖脚的什物,后来便成了半个知音,每每有忧难解,伊师师总与黑猫相告,黑猫也知主不易,蜷其膝上,舐指以慰,当有客来访,便跃于阁楼躲藏,安分守己。然客人却嫌黑猫晦...

故事开始之前。[2]

故事开始之前。[2]

人类正太paro的番外。

含有satanick x ivlis以及fumus x satanick。

ooc有请注意,涉及到成为人之前的si。

食用愉快。


文/tako


「滚回去,好好当你的魔王,别给我惹事生非。」

fumus把烟随手扔在了地上,接着用脚碾灭。

面前的satanick依旧笑着,他语气轻快,眸子一如既往的半弯着。

「那可不行,本大爷都请好假了,事情也都安排好了,任职了那么久的魔王,给本大爷也放个假如何?」

satanick挑挑眉,垂在身边的手却紧紧的捏成拳,身体每一处都绷紧起来。

于是下一秒,面前迎来了一阵呼啸的风。

satanick...

随便瞎讲。

正太的魔王组真好啊,真好,还有5篇和一个番外的样子,偷偷的说一声第二篇番外可能会含有fs的成分在内,翻翻备忘录里发现了一堆以前以为没写完结果写完了的els文章我觉得自己真是棒极了(没有),全是关于de的文章我真是爱的深沉,魔王组的十篇写完了可能会整成一个合集但是合集叫什么比较好啊,有没有人来给我出个主意,评论越多越好每个我都会回的:3

牛奶与午后。

牛奶与午后。

satanick x ivlis

人类正太paro。ooc有,慎。

青梅竹马设定请注意。


文/tako


温润的牛奶被加热的有些发烫,表面薄薄的形成了一层奶皮,金黄的蜂蜜搅入其中,带去花与甜的香气,捧在手里的时候热度沁入其中,在天气逐渐转凉的金秋的早晨,喝一杯美妙的,热热的牛奶,加上香甜的苹果派,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多么的美妙?

风裹挟着凉爽的空气掠过小镇,扯去那些树木绿色的着装,落了满地的金黄,第二季的紫玫瑰开了又谢,紫色的花瓣裹挟在金色的落叶里最后腐败成泥。ivlis小口轻啜着牛奶,暖呼呼的充斥着口腔,他满足的眯起眸子,像是餍足的猫,satanick坐在他身...

故事开始之前。[1]

故事开始之前。

satanivlis的正太paro番外。

envi视角,主satanick x ivlis、轻微envi→satanick。

ooc有请注意。

食用愉快。


文/tako


「envi。」

他可敬的魔王大人沉默了许久,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前一晚,envi在城堡门口捡到了烂醉如泥的魔王。

从不沾酒的魔王这次喝了很多,多到满身几乎都是酒精的味道,被他扛起来的时候还发了一会酒疯,satanick挥舞着手,大声的说些什么听不懂的话,又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蠕动着嘴唇梦呓般的低语着那个人的名字。

envi知道他的魔王在说什么,他边听着satanick酒后毫无逻辑...

溪流与夏季。

溪流与夏季。

satanick x ivlis

人类正太paro,ooc有,慎。

青梅竹马设定请注意。


文/tako


主干道旁边的小溪在夏季的时候成了孩子们特别的游乐场,住在小镇上的孩子们一到夏季就会换上短裤脱了衣服或者穿着泳衣泡在小溪里,钓鱼,捉鱼或摸一些虾或者螃蟹,溪水又清又亮,撞在岩石上发出很好听的声响。

satanick不喜欢夏天过于炽热的阳光,他的皮肤白的有些吓人,被那种烈日晒过后会起一层红色,严重的时候还会脱皮,痒得要命却没法去挠,因为envi会时时刻刻的盯着他。

所以当ivlis来找他去玩的时候,satanick才一脸不情愿的从空调间里探出头,一边往自己身上...

深渊。

深渊。
DE中心。

文/tako

DiabolicEsper将眼前的敌人撕裂成数不清的肉块,忽而炸裂开的血液泼洒在他的身上很快蒸发的无影无踪,他冷漠的踩在这些肉块上,空气中飘满了恶臭的血腥味,但他的眸子缓慢的上移目光落在了对面唯一一个还活着的、站立的魔族身上。

真可悲。

那位魔族看了看地上无法分辨出的渣滓,又看了一眼DiabolicEsper,这样感叹着。

其实很痛吧?身体、血液、巩膜里充斥着的毒素,你这破破烂烂的身体,能活到今天还真是奇迹。

那魔族说着话,不知道是嘲弄还是怜悯,又或者是讥讽,而DiabolicEsper只是用他毫无温度的眼睛注视着那位已到强弩之末的魔族。

疼,怎么不疼?
毒素流在血液里,无时无...

©Rum。 | Powered by LOFTER